青岛地铁事件杀伤力很大?葛洲坝58亿山东项目预中标变更为中国中铁联合体 葛洲坝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宿州学院教务管理系统_中南大学教务系统_内蒙古工业大学教务处
阅读模式

保留所有法律权利!

刚刚,山东泰城水环境生态环境治理工程PPP项目发布社会资本方采购预中标公示变更公告,中标单位由中国葛洲坝集团牵头的联合体变更为中国中铁牵头的联合体。

CCC

2019年2月25日,山东政府采购网公布泰城水生态环境治理工程PPP项目社会资本方采购资格预审公告。总投资71.4218亿元,其中:

建筑安装工程费505384万元,设备及工具、器具购置费15936 万元,工程建设其他费用119803万元,工程预备费36307万元,铺底流动资金1273万元,建设期利息 15744万元,存量资产第四污水处理厂转让费为19771万元。

项目采用 TOT+BOT 运作方式,回报机制采用“可行性缺口补助”方式。项目公司注册资本金暂定为 142868 万元,其中,政府方出资代表出资 7143万元,占项目公司 5%股权;剩余资本金由社会资本出资,占项目公司 95%股权。合作期为 15 年(其中建设期 1 年、运营期 14 年)。

同时,预审文件显示,本次招标接受联合体投标,但联合体成员不得超过四家。申请人需提供融资能力不低于人民币 70 亿元的证明材料(此处证明材料包括申请人存款证明、金融机构对本项目的授信证明、贷款意向书等累计额达到 70 亿元),申请人若为联合体,联合体各成员提供的融资能力证明总和须满足上述要求。(71亿的项目,需要70亿的融资能力…现在干基建真的要拼融资能力!)

2019年5月23日,泰城水生态环境治理工程PPP项目发布社会资本方采购预中标公示,项目的预算总额发生变更,总投资约58.33亿元,葛洲坝牵头的联合体中标,投标单位中电建路桥、中国中铁落榜,详细中标单位为:

1.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体牵头人)

2.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华东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联合体成员)

3.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安徽电力建设第一工程有限公司(联合体成员)

  4.毅康科技有限公司(联合体成员

2019年7月7日,泰城水生态环境治理工程PPP项目发布社会资本方采购预中标公示变更公告,总投资约57.6835亿元,中标单位为:

1.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体牵头人)

2.中铁上海工程局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体成员)

  3.中铁十局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体成员)

  4.中铁一局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体成员)

仅一个月多点的时间,预中标单位就发生了大变更,而具体原因,官方也暂未公开公布任何消息。

大家可能都会揣测,这与近期“葛洲坝电力公司青岛地铁事件”是否有关联?

  6月,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施工方自曝工程的钢筋间距、锚固和混凝土垫层存在质量问题,有重大安全隐患,引发全网关注。详情链接《施工方自己举报自己,青岛地铁1号线电源项目偷工减料!》。

6月27-30日,青岛地铁集团发布四篇情况通报,针对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项目被举报事件进行说明。

其中,6月29日的通报称,项目总承包方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葛洲坝电力公司)存在违法分包行为的事实,决定将其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7月1日,葛洲坝发布公告称,经初步核实,认为子公司葛洲坝电力公司不存在违法分包问题。但作为总承包方,存在项目管理不善问题,主要包括分包履约过程管控不严、分包项目质量监测不到位等。详情链接:《青岛地铁1号线事件最新进展:葛洲坝称不存在违法分包,你们信吗?》

葛洲坝青岛地铁事件的杀伤力会有这么大,让一个58亿的大项目直接被干掉吗?

但是葛洲坝今年来还有一个重要的事件值得关注。那就是在2月份,葛洲坝第七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为理顺在建项目管理体制,加强在建项目管理,董事会同意撤销公司PPP事业部,将其PPP项目管理职能分别移交至公司生产管理部和其他职能部门。”

过去五年,葛洲坝集团大跨步进入环保领域,资本、技术、合作、管理,在环保全产业链上持续发力,砸下不少重金,掀起的波澜不小。

先后收购收购凯丹水务75%的股权,并购海南海川达和北京中凯公司100%股权,通过全资子公司中国葛洲坝集团绿园科技有限公司与宁波展慈金属工业有限公司合资设立葛洲坝展慈(宁波)金属工业有限公司,刚刚还在武汉揭牌成立了葛洲坝生态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当然,葛洲坝环保营收确实迎来了迅速攀升,2015年环保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38.73亿元,同比增长111.49%,2017年环保营收为266.82亿元,同比增长60.13%。

如同 东方园林 一样,让葛洲坝尝到环保甜头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PPP。PPP是快速进阶环保的利器,但同时也是一只一直扼住在喉咙的手。

葛洲坝环保营收增长势头并没有持续,反而急转直下,在2018年以来,环保营收大幅下滑的同时,葛洲坝的整体利润也在下滑。2018年度、2019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同比增减分别为-5.79%、3.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减分为-0.55%、-7.95%。

下降的主要原因,葛洲坝在年报中解释到主要是政策的影响:“PPP新政的出台虽然加大了项目运作难度,对公司参与PPP业务产生了一定影响,但PPP市场的进一步规范,有益于公司获取更高质量的项目,提高项目落地效率。”

所以葛洲坝公告中的“理顺在建项目管理体制,加强在建项目管理,撤销PPP事业部”并不是套话,反而显得十分中肯,其潜在意思也就是说“放弃增加PPP的新业务开发,聚焦现有订单的实施与交付”。

结合起来看,58亿的泰城水生态环境治理工程PPP项目预中标为何从葛洲坝变更为中国中铁联合体,这个解释似乎更贴近一点。

以上皆为大家揣测

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一切以官方公告为主

不知有没有了解具体原因的热心基友,告诉大家,这1个月多点的时间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58亿项目的预中标单位发生大变更,欢迎在文章底部留言探讨!

猜你喜欢